059 徐怡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主神崛起全职法师异界直播间最强男神(网游)精灵王的王妃鬼剑[火影]完全攻略卡卡西[综]大神网游之狂拳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班主任的电话其实一直都是公开的,只不过在高中时代,大家哪儿有什么事私下找班主任?如果要找的话直接去办公室就好啦,反正在大家的印象中,班主任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坐在办公室里。

    所以尽管班主任将自己的电话在黑板上写了一遍又一遍,但就是没有多少同学会去记那个号码,但是徐怡就不一样,她爸爸徐君慎是潥水派出所的正所长,高170班的班主任徐慧春是徐怡的姑姑,就算全班都不知道班主任的电话号码,徐怡也肯定知道。

    然而,徐怡…如果可以,水灵真心不想再和这个人打任何交道,徐怡给水灵的印象,就如同梁青林给她的印象一样,在岁月的沉淀中,没有变得更好,只有变得更差,如果梁青林让水灵明白了一张处-女膜的重要性,那么徐怡就是让水灵明白友情敌不过爱情的不二人选。

    或许在某些爱情至上的人眼中,勇敢追求自己所爱的男人是没有错的,或许在某些有着洁癖患者的眼中,残花败柳般的水灵就是比不上冰清玉洁的徐怡,可是水灵怎么都忘不了徐怡被梁青林拉着跪在她面前时候的样子。

    那双曾经盈满了泪水的眼睛中,是抱歉,是愧疚,然而更多的是坦荡与无畏,徐怡不觉得自己为了追求真爱而与梁青林上床是错误的,她只不过觉得伤害了水灵心中有愧,但她无怨无悔。

    多么情深意重又勇敢坚强的姑娘啊,映衬得水灵倒像是那个阻拦她幸福的恶人似的,事实上,一般电视剧中不都这样演的嘛?美丽善良纯洁多情的女主角,心目中所爱慕思念的男主角心中一直挂念着失踪的恋人,后来恋人回来,男主角通过与恋人的相处,终究发现了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纯洁女主角才是他真正需要的伴侣……

    怀着一丝讥讽的心情。水灵循着记忆,找到好友列表中一个叫做“双木怡”的网名,双木怡,不就是林怡嘛?上辈子的水灵就是是有多脑残。竟然没发现这个网名从一开始就已经透露了徐怡太多的心事。

    [水灵灵]:在不在?

    [双木怡]:在的,灵灵,我正准备找你,听说你买手机了,号码是多少,我打电话和你说。

    [水灵灵]:怎么了?手机没话费了,你就在这里说吧。

    徐怡要她的电话号码,水灵第一直觉就是不想给,于是撒了个小小的谎,徐怡也没勉强。只见徐怡的聊天框上一直在提示书写书写,过了好几分钟,给水灵发了过来一大段的话,

    [双木怡]:灵灵,我知道你的事了。我爸爸都告诉我了,xx酒店的那件事在公安系统影响很广泛,你能不能出面给青林和东海做个证,证明他们俩与张己诚、柏雄无关,这样他们俩就可以被放出来了,也不会留任何案底?

    [水灵灵]:?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其实水灵怎么可能不明白徐怡在说什么,用脚趾头想也想得到。徐怡喜欢梁青林,她爸爸又是潥水派出所的正所长,张乐彬在xx酒店被撤职,潥水派出所怎么会不了解清楚xx酒店里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水灵不明白的是,既然张德芳要压下此事,为什么梁青林和薛东海还被关着。那这俩人被关着,柏雄呢?

    [双木怡]:庸县公安分局的叔叔伯伯们说,现在关键时刻,谁也弄不清楚青林与东海到底有没有主动带领柏雄去找你的意向,我觉得这个事情只有你出面说清楚最合适了。你是当事人,只要你肯替青林和薛东海作证,他们俩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

    看到这句话,水灵放在键盘上的手指都气得在发颤,那是为了徐怡的理所当然而气的。她凭什么要去替梁青林与薛东海作证?这两人把她害得还不够,还要她去作证放这两人出来?她究竟是看起来有多圣母玛利亚啊?气不过徐怡的理所当然,水灵跳动着手指,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字,

    [水灵灵]:人不是薛东海与梁青林带过去的嘛?他们俩明明都已经承认了我的地址是他们亲口告诉柏雄的。而且柏雄也说了就是他俩带他去的,哦,张乐彬当时也在场,他可以作证。

    [双木怡]:张伯伯得罪了人,正被上面调查,我爸爸说他对xx酒店的事只字不提,想必是怕受到张己诚的牵连,柏雄听说已经疯了,整天嘴里嚷嚷着就是要把你…把你怎么怎么样的,他说的话肯定不是真的。灵灵,你和青林在一起这么久了,难道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嘛,他肯定不是这样的人,现在只要你出面替他们澄清,他们一定能出来的……

    唧唧歪歪一大串的字,看得水灵额头青筋直跳,她真想朝徐怡大声吼一句“我巴不得梁青林与薛东海死在公安局里”,但现在有求于徐怡,水灵不想将这姑娘得罪得太狠,只是打字道:

    [水灵灵]:你可以让你爸爸把人保释出来啊,你爸爸不是在公安系统人脉很广嘛?

    [双木怡]:我也让爸爸找过关系,但是我爸爸说现在上面的检查团下来的很频繁,庸县领导不同意将青林和东海放出来,说是怕他们乱说话。

    毋庸置疑的,这个庸县领导就是张德芳,也不知道加多宝一句话,上面下来了多少检查团,导致张德芳如此草木皆兵。也正因为形势已经如此严峻与复杂了,梁青林与薛东海两人,当真也只有水灵这个当事人可以作证才能证明清白了。

    [水灵灵]:你让我想想吧,这件事对我的打击也很大,哦,对了,班主任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双木怡]:你能尽快嘛?你是没看到青林在里面变成什么样子了,一身的颓废,如果你看到他那个样子你也会心疼的。

    [水灵灵]:嗯,班主任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水灵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她当真懒得与任何人周旋,却又不得不哄着徐怡,而徐怡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梁青林怎样怎样,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有多关心梁青林似的,水灵一直忍耐着忍耐着,直到终于问出了班主任的电话号码,才是伸手,啪一下关掉了企鹅,彻底隔绝花痴徐怡的精神摧残!

    她盘坐在病床上,早已将梁青林与薛东海遗忘到了哇爪国,在橘子手机上摁着一个一个阿拉伯数字,很多年都没有见到班主任了,水灵的记忆中,班主任徐慧春的样子已经变得模糊,依稀是名挺温柔挺负责任的老师。

    静谧的病房中,手机听筒响不过五六声,接通,一道确实很温柔的女音响起: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嗯…”水灵张张嘴,顿了一瞬,她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幅画面,夏日炎炎,安静的教室中,一名长相与徐怡七八分相似的女子,穿着雪纺连衣裙,拿着教鞭在台上说着课,而台下,有认真听讲的学子,也有打着瞌睡的劣童,如此平淡而美好,仿佛任何邪恶都无法侵蚀那一处的圣洁。

    这幅画面勾起了水灵向往平静的心潮,更加坚定了她要上京城读大学的决心,于是一瞬过后,她清了清喉咙,道:

    “徐老师,您好,我是水灵。”

    “哦,水灵啊,老师听说了你的事,最近还好嘛?”

    温柔的声音传进水灵的耳膜,让她真想一把撕烂徐怡她爸的那张嘴,张德芳不是要掩盖此事吗?怎的他爸到处跟人说?

    其实水灵不是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目光,只是在她看来,被人鄙视也好,被人嫌弃也罢,她都能忍受,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同情,好像显得她有多可怜似的,虽然落得那样的境地与名声,的确很可怜没错,可是对于一向性格很强的水灵来说,这种同情的目光却非常的让她排斥。

    “还好,老师,我有事找您,最近我不方便回潥水,如果我的通知书到了,您能替我转寄到庸县,或者我让一个朋友去您哪儿取嘛?”

    不好的心情,让水灵不怎么想与班主任闲聊,她三两句话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便只听徐慧春善解人意的温柔笑道:

    “可以呀,第一批通知书这几天应该就要到了,如果你的来了,我就打电话给你,然后你叫你朋友来取就是了。你现在是在外面打工赚学费吧,发生了那样的事对你的打击一定很大,其实你要看开点儿,这件不幸的事件中,最大的幸运就是没有酿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否则日子会更难熬,没关系的,你要相信以后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老师和徐怡都会支持你的,你要坚强起来……巴拉巴拉巴拉…”

    明明不觉得自己很惨,却偏偏被认为受到了很大打击的水灵,头晕脑胀的听完徐慧春劝导了一个多小时,面对这位掌握了自己通知书的人生导师,她还不得不做出一副乖乖在听的样子,时不时的得发出一两句仿佛迷途中人被点醒的觉悟感言。

    到最后班主任挂完电话,水灵竟觉得不是为了解决通知书一事而松了口气,是为了徐老师终于闭嘴了而松了好大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