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皇妾 > 第21章

第2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子是在从皇陵回京的半路上碰到东宫来给他报信的人的,然后他快马加鞭往京城赶,到了东宫门前,未等马停下来便跃身而下,匆匆的往府里赶。

    等他进到太子妃的正院时,正好听到一声“太子妃殁了”的声音,然后是宫女和太监纷纷下跪,一声越过一声的哀哭:“娘娘,太子妃娘娘……”

    太子心中一恸,握了握冷汗湿透的手心,最终跨步进了院子。

    院子里面,徐莺和赵章氏及*等人从内室里面走出来,徐莺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大红的襁褓,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泪,面有哀恸之色。

    徐莺最先看到从外面进来的太子,连忙叫了一声“殿下”,然后抱着孩子给他屈膝行礼。其他人也发现了他,纷纷跟着行礼。

    太子先是看了徐莺一眼,接着眼睛又转到了她手上的孩子。徐莺循着他的目光也低头看了一眼孩子,眼中哀恸一下,最终道:“太子妃娘娘给殿下生了一位小皇孙。”说着默了默,又十分不忍的道:“太子妃娘娘过世了。”

    她这一声说出来,旁边的赵章氏突然忍不住痛哭出声,几乎连站都站不住,好在旁边的侍女连忙扶住了他。

    太子妃这一胎生了整整一天一夜,中间出现要保大还是保小的困局,徐莺不敢擅专,太子妃却强令太医保下孩子。徐莺已经能预料到最糟糕的局面,东宫能主事的太子不在,其他嫔妾躲在屋里连院子都不肯出,徐莺怕太子妃之后怕有什么事要交代,连忙派人将太子妃的母亲宣国公夫人接了过来。

    所幸的是,孩子最终平安的生了下来,但太子妃却也到了油尽枯竭之势。强撑着精神熬了两个时辰,交代完了后事之后,最终合上了眼睛。

    太子将徐莺扶了起来,从她手上接过了孩子。

    孩子在娘胎里只待了七个多月,生下来比平常的孩子小上许多,闭着眼睛躺在襁褓里,脆弱得连气息都比平常的孩子轻上几分,仿佛一个不小心他也会没了气息。

    徐莺看着太子,心中不忍,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开口道:“娘娘难产,小殿下又从娘胎里带来不足,太医说,小殿下的身体十分虚弱,以后怕要花费心力用心抚养。”

    太子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太子妃可交代了其他话?”

    徐莺道:“娘娘遗言,她去后,宣国公府不敢再贪想太子妃的位置,但请殿下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允她娘家的堂妹进府,以便照顾她和殿下的一双儿女长大成人。”

    太子闭了闭眼睛,眼角隐隐带上了水光,再睁开时,眼中已见清明。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开口道:“令人将府里鲜艳的东西都收起来吧,挂上白幡。”

    太子妃去世是件大事,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首先要上报宫里,等皇帝下发旨意定下太子妃丧礼的规格,还要布置灵堂,所有嫔妾宫女太监等需换上缟素,到太子妃灵前哭丧。

    外人来看,太子妃早产起因于皇后赏下的稳婆,特别是*在屋里的那一声“麽麽,你竟敢用力按太子妃的肚子”,外面不少的下人都是听见的,很难不让人将这跟阴谋联系起来。

    黄姑姑和皇后赏下的那四位稳婆还被徐莺关押在东宫里,太子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将她们直接送还给了皇后,然后当着永安帝的面痛哭了一场。

    永安帝想到太子年少丧母,如今年纪轻轻又丧妻,看着一向刚强不肯人前示弱,如今却扑在自己膝前痛哭的儿子,也跟着难受了一番,心里第一次对一向信重的皇后产生了不满。

    而皇后向来急智,在一听到太子妃殁了之后,便脱了身上的锦衣华服,换上一身单薄的白衣,跪到了奉先殿前,称自己对不起皇家的列祖列宗,太子妃出事自己难持其咎,愿去了身上的凤衣,长侍先祖跟前,以恕自己的罪孽。

    皇后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对皇后有不轨之意,但也没有说成是东宫故意诬陷,只是话里话外都暗示自己本是体恤太子妃的才赐下产婆,但不曾想太子妃身子这么弱,产婆不过摸着肚子普通的相看胎相,却导致了太子妃难产。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太子妃身子弱身上去。

    郭后在皇后座上十几年,一直得永安帝看重,永安帝虽觉得郭后对太子不及亲生的四皇子,但这也是人之常情。何况郭后手段做人皆是一流,极少出错,身上又有贤名在,永安帝从不怀疑她对东宫有不轨之心,但这一次却让永安帝看郭后时带上了不同的眼神。

    只是到底是自己信任了十几年的皇后,何况太子妃怀孕后身子弱,胎儿不稳是早有迹象的,永安帝又觉得自己可能真冤枉了她。至于皇后说的要脱去凤衣,废后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永安帝不可能因为这事就废了一国之母,何况还有四皇子在。四皇子聪明且肖似永安帝,自小又有贤名,永安帝一直也极喜爱这个儿子。

    永安帝思来思去,最后只能在太子妃丧事上补偿太子,除了“皇帝辍朝”和“帝妃嫔服孝”不循,其他一切丧仪,令礼部遵照皇后的规格来办。

    京中所有军民,男去冠缨,女去耳环,皆素服三日;停止嫁娶作乐二十七天;齐集公所,哭临三日;文官一品至三品、武官一品至五品命妇,于闻丧之次日清晨,素服至东宫,具丧服入临行礼,不得用金、珠、银、翠首饰及施脂粉;文武官员皆服斩衰,自成服日为始,二十七日而除,仍素服,至百日始服浅淡颜色衣服……

    一时之间,京中人人都在称道这场皇家丧礼,称太子妃死得哀荣。

    当然,这些具都是后话了。

    而在此时,赵章氏坐着马车留着眼泪从东宫回了宣国公府,下了马车之后就直接进了赵嫦的院子,甚至来不及避着人,甩手就是给赵嫦一巴掌,怒道:“你终于高兴了,你姐姐终于死了。”

    赵嫦脸上确实闪过一瞬间的高兴,但很快又隐了下去,然后装出一脸哀痛的道:“母亲,你说什么,姐姐怎么了,姐姐怎么了……”

    白麽麽连忙将下人们都赶了出去,赵章氏看着装模作样的赵嫦,已经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她说了。转身从她的屋子走了出去,回了自己的院子,然后当着白麽麽的面就忍不住哭出来,抚着胸口一边哭一边道:“娥儿,我的娥儿……”说着又一边骂道:“死的怎么不是嫦儿,为什么是我的娥儿,这个黑心黑肝的丫头,竟连她亲姐姐都要害了……”

    白麽麽顺着赵章氏的背,脸上也有沉痛之色,她正要说几句安慰的话,却突然听得外面“砰”的一声什么落下来的声音。

    赵章氏和白麽麽皆是心中一惊,她们说的这些话皆是不能为外人道的,而丫鬟们也早远远的被打发到了外面去,轻易不会进院子来。她们不由皆惊疑起来,究竟是谁躲在外面偷听。

    白麽麽连忙站起来走到门前,打开房门,然后便看到赵章氏的长子赵庚拿着一把剑急匆匆的走了出去,白麽麽不由急忙的喊了一声:“大少爷。”

    赵庚没有回应他,继续匆匆的往院子外面走。赵章氏此时也走了出来,见到出了院子转角就不见了的儿子,心中自然猜到了他要去干什么,不由道了一句:“都是不省心的。”说着匆匆的跟了出去。

    赵庚去的是赵嫦的院子,推开守在外面的丫鬟和婆子,踢开了门。

    赵嫦看着满眼血红,怒瞪着自己的赵庚,仿佛自己是他的仇人,不由缩了缩身子,往后退了一步,道:“大,大哥,你想干什么?”

    赵庚伸手拔出剑,狠瞪着她,怒道:“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给大姐赔命。”说完扬起剑就要砍下来,赵嫦不由抬起头挡住脑袋,“啊”了一声。

    但紧接着就是赵章氏一声喝止的声音:“住手。”

    赵章氏从门边上走过去,推开赵庚,怒道:“你想干什么?”

    赵庚道:“母亲,你们刚刚的话我全都听到了,是这个贱人害了大姐,我要杀了她给大姐报仇。”

    赵嫦和赵嫦虽然同是赵庚的同胞姐妹,但从小以来,赵庚就对赵娥这个会疼爱自己的大姐更加亲近。赵嫦虽是他同母的妹妹,但她在家中话不多又常令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赵庚对她并不多喜欢,待她也不过是比庶出的弟妹稍好一些而已。

    那日母亲从东宫回来,无缘无故就将赵嫦关了起来,对外说的是理由是“赵嫦八字不结,跟她接触的人会遭厄运”,那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寻常。他虽知道母亲也不甚喜爱这个女儿,但也不会为了这么个理由就将她关起来,就算真的八字不吉,那也是将她送到庄子上去才是。但他没想到,却是因为这件事,原来姐姐是她害死的。

    赵章氏看着儿子怒道:“你杀,你杀,你杀了她,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姐姐的死是你妹妹做的,然后让太子让皇上来抄家,让全家人跟着她陪葬你就高兴了。”说着不由悲从中来,哭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生的都是一群手足相残的家伙。”

    赵庚不甘心道:“难道就这样放过她,那让大姐何以瞑目。”

    赵章氏抹了眼泪,道:“你放心,你很快就不用再看见她了,且这辈子都她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赵嫦听着这句话,却是心中一惊,她忽然觉得,好像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这种感觉,连当日她知道母亲发现了她的动作都没有出现过,她以为宣国公府只有她一个人选,就算再恼了她,为了不让太子妃的位置不旁落,家里最后还是会妥协的,还是会帮她坐上太子妃的位置。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对宣国公府来说,外家为宣国公府的东宫嫡长子比娘家为宣国公府但却不知道能不能生下儿子的太子妃重要,倘若太子妃没能平安生下儿子,赵嫦或许还有一丝可能,但有了太子妃的这个孩子,宣国公府并不非要太子妃的位置。

    赵章氏说完后,知道儿子已经放下了杀人的念头,于是才转身扫了屋子里面的丫鬟一眼,又对白麽麽使了使眼色,然后才走了下去。

    白麽麽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世上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是活不长的。

    聪明的丫鬟在赵庚和赵章氏进来的时候就早早躲下去了,而留在屋里听到赵章氏等人对话的这些下人,最终怕不是因为不明原因的暴毙,就是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