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天降鬼才 > 第55章 原来早知道

第55章 原来早知道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文杰和维夙遥一头雾水,两人根本不识朝中情况,只见周兴云冷眼对待许芷芊,韩枫和秦蓓妍则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光看着就让他俩焦急。

    许芷芊脸色煞白,此时她显然察觉,周兴云今天真的生气了。

    周兴云扬言要协助皇十六子称帝,许芷芊心里慌不慌?说实话,她慌得要死!

    最近这段期间,许芷芊每天向周兴云讨教学问,对他身怀本领是又敬又畏,倘若两者分营对持,她自认绝无胜算。

    周兴云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个无关要紧的江湖小子,但许芷芊却早已心有所悟,周兴云乃经世之才,他若为天下谋福,必将是苍生大幸,他若与乱臣谋皮,唯恐要民不聊生。

    “芷芊才疏学浅,岂能与周公子比肩,恳请公子宽恕小女子失言失礼。”许芷芊轻咬红唇,默默地向周兴云跪下:“周公子宅心仁厚,不为私利献上无数救命药方,实乃天下百姓之福。民女芷芊愚笨愚昧,自作聪明引诱周公子入朝,以致公子身陷乱党营中,实在罪业深重。芷芊愿自咎赎罪,以身相许,此生侍奉周公子左右,只求您为天下百姓着想,勿助反寇当道。”

    “许姑娘不可以!”韩枫神色骇然,没想到许芷芊堂堂官家闺秀,竟甘愿舍身请罪。

    如果许芷芊真心爱慕周兴云,自愿下嫁给他,韩枫肯定不会阻止两人在一起。但眼下情况,却并非如此……

    “许芷芊!你以为你这样做我会很高兴吗!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你这是要气死我不成哈?”周兴云气急败坏拉起许芷芊,卷握手中懿旨,像是敲木鱼似的,砰砰砰地敲打佳人小脑瓜。

    “我千里迢迢来京城是为了谁?我好端端的跑去一品学府面试且受辱是为了谁?昨日我累死累活差点连性命都丢掉,我这又是为了谁!十六皇子逼我吞下毒药、让我立下毒誓、派人折磨我,这全因我活该!你倒好,见面非但不关心我,还说我助纣为虐遗臭万年,你有没良心?有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说到最后,周兴云大逆不道的将懿旨扔在地上,一屁股坐在床上,噘着嘴,摆出副宝宝心里好苦,但宝宝就是不说的表情。

    “你中毒了!”秦蓓妍、维夙遥、韩枫等人无不大惊失色,许芷芊更是不知所措,显然没料周兴云受了那么多委屈。

    “兴云师兄对不起,芷芊真的知道错了。师兄别再生气好嚒,我们好好商量。”

    秦蓓妍迅速帮周兴云把脉诊断,许芷芊则像个犯错的小媳妇,老老实实站在周兴云身后,帮他捶肩揉背。刚才周兴云一番话,真的让她愧疚不已……

    不过,周兴云没有接受她的提议,与及为了她付出一切的表现,则是让许芷芊受宠若惊,内心感动万分。

    “周兄,你身上的毒有办法解吗?”韩枫神色焦急,没料想十六皇子居然用毒来制约下属。

    “你们不要慌,我早用老办法解毒了。”

    “难怪许姑娘在井口边找到了周公子。”

    韩枫了然于心的点点头,秦蓓妍不由好奇询问,周兴云口中的‘老办法’是什么,听起来仿佛能解百毒。

    吴杰文乐此不疲的解释,把当初在苏府饮水至吐的解毒妙法,绘声绘色的告知少女。

    “兴云师兄,你要如何才能不生芷芊的气?”

    “好说,我这人气来得快,消得也快,接下来七天内,你每天都要帮我捶肩揉背,我就原谅你。”

    “芷芊一定好生侍候兴云师兄。”

    周兴云舒怡的往后挪了挪,靠在少女怀中窃窃暗爽。许芷芊虽不像莫念夕、筱箐那般丰满,但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段,则更能体现她典雅气质。而且少女散发独特芳香,就像天然牡丹花香,无形中宁神定气,平服他心中怒火。

    “杰文、康伯是不是要修书给母亲,汇报我入朝为官的消息?”

    “当然!三师兄你现在当了官,肯定要修书报喜。”

    “别呀!你赶紧告诉他,这事不宜让我母亲知道。”周兴云慌慌张张的说道,让吴杰文去阻止老康给杨琳写信,不然让老妈得知他加入反贼阵营助纣为虐,绝必会第一时间赴京执行家法。

    “可康伯早把书信递去驿站了。”

    “我滴神呐!趁驿站的马夫尚未出发,你赶紧把信取回来!”

    “好,我这就去。”

    老康、徐子健在厨房忙碌,莫念夕则殷勤欢欢的招待客人,完全从鼎鼎大名的幽冥教教主夫人,退变成随处可见的店小二。

    吴杰文和维夙遥趁大家不注意,悄悄离开客栈,心想把老康寄出去的书信拿回来。

    一时间,周兴云房间只剩韩枫、许芷芊、秦蓓妍三人。

    “韩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也没料到吧。一品学府的长公主瞧不起我,反而让皇十六子趁虚而入,你说这能怪谁?”

    周兴云似笑非笑的看着韩枫,暗道这位太子爷肯定是个小受,刚才他大逆不道的嚷嚷协助皇十六子,小子居然一声不吭的缩在房角,换个脾气暴躁点的家伙,恐怕早让卫兵把他这大逆不道的反贼给拿下了。

    “怪我无能。”韩枫问心有愧的低下头,韩秋澪组建一品学府包藏私心,让周兴云身怀绝艺却不得器重,使得他是无颜面对周兴云和许芷芊。

    “还有,事到如今,我觉得有些事,你不该继续隐瞒芷芊姑娘。毕竟你若想万事顺利,芷芊的才智必不可少。”

    周兴云上下打量韩枫,贵为当今太子,他的气度与仁德真是好得没话说,看来当朝先帝和杨舅舅一样,都是个一丝不苟的严父,把自家儿子调教得有板有眼。

    不过,皇十六子又是什么情况?他的作风与韩枫截然不同,该不会是老皇帝故意为之,培育个祸害来试炼当今太子?以免他为人宽厚老实巴交,断送了韩家江山?

    “周兄所言甚是。”韩枫其实早想告知许芷芊自己的真实身份,奈何韩秋澪千叮万嘱,即便让天下人知道他是当今太子,也绝不能让许芷芊知晓他的身份。

    因为韩秋澪心底清楚,许芷芊一旦识破韩枫,他就再也别想俘虏少女芳心。

    只不过,周兴云和韩枫意想不到的是,他们还没开口告知许芷芊真相,少女已经默默地往后退了两步,温文尔雅的向韩枫行礼:“民女许芷芊,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他……民女秦蓓妍,参见太子殿下。”秦蓓妍已经糊涂了,平日她只喜欢专研医术,基本不管朝中大事,现在已经有点跟不上三人节奏。

    “两位姑娘快请起!私下我们还是以朋友相称。”韩枫赶紧扶起许芷芊,周兴云则好奇询问:“咦?你早知道他是太子?”

    “实不相瞒,在苏府寿宴的时候,乐山派徐公子对韩公子谦卑有礼唯命是从,甚至失言道出一个‘太’字,从那时芷芊便略有怀疑韩公子的身份。”许芷芊不慌不忙的解释:“随后芷芊毒发卧倒,兴云师兄又说徐公子向他坦白一切,韩公子身份尊贵,绝不能在苏府遇害,至此民女便已肯定韩公子乃当今太子……”

    “所以你个鬼灵精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免得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招惹一身大麻烦。对不对?”

    “兴云师兄英明神武,芷芊不胜佩服。”

    “我说你是不是太卑鄙?自己不想招惹麻烦,就把我往粪坑里推,瞧你现在捅出的大篓子。”

    “芷芊都说以身相许了,是兴云师兄不要人家而已。”

    “我有说不要吗?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不要了?芷芊小师妹可要听好了,我不仅要光明正大的娶你过门,我还要在洞房花烛之后,立马休书一封把你休了!”

    “……”许芷芊瞬间傻了,尽管知道周兴云这是在开玩笑,可她还是吓出一身冷汗,这招始乱终弃实在太绝了。

    “周兄你这……许小姐是个好姑娘,你不能这般无情无义的对她。”韩枫听不下去了,顿时好言规劝,希望周兴云能善待许芷芊。

    “韩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就是太老实,才会被那个十六皇子蹬鼻子上脸。还有那个瑾润儿,她是皇十六子派去一品学府的内奸,你知道她怎么评价你吗?呆瓜!傻子!蠢货!”

    “兴云师兄此言差矣,韩公子品行端正,乃真君子楷模,只有目光短浅的俗女子,才会有眼无珠不识明君。”

    韩枫乃难能可贵的一代仁君,许芷芊必须防止周兴云误人子弟,给韩枫灌输一些有违常理却无不道理的谬论。

    “说的你好像有眼有珠似的,那个瑾润儿一看就不是好人,你们一品学府竟拿她做二当家,你说你们是不是傻?”

    “咏茗公主早已识破瑾润儿底细,如今让她留在一品学府,不外乎更好的监督她。”

    “养虎为患必自毙,总有你们哭的时候。”周兴云老气纵横的一昂首。瑾润儿虽然漂亮,但她是个蛇蝎美人,处不好必遭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