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天降鬼才 > 第6章 学府招生

第6章 学府招生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兴云,你花言巧语欺骗良家妇女,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唐远盈不会错过任何教训周兴云的机会,她最喜欢在公众面前羞辱周兴云。

    “我没有!二师姐讲道理!放下武器好说话!”

    周兴云心惊胆战瑟瑟后退,唐远盈虽为女子,但天生丽质,武功在赵华之上,已达二流高手之境。每逢佳人找麻烦,他只有挨打的份儿……

    “接招!”唐远盈嫣然冷漠,根本不打算讲道理,今天她就是要当着许芷芊面,狠狠修理周兴云,让他屁滚尿流丑态百出。

    只是,眼看剑鞘击中周兴云肋骨,许芷芊却义无反顾挺身而出。

    “住手,这位姑娘,你凭什么动手伤人。”

    “我凭什么?你又凭什么护他!”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呵呵,我是他未婚妻,你岂不是该叫我师娘。”

    唐远盈含笑讥讽,她早就看许芷芊不顺眼,昨天也好今天也罢,不闻不问就擅入山庄,真把这儿当自己家吗?庄中弟子也是没见过世面,转眼功夫即让这妖女迷得团团转,实在丢人现眼……

    周兴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唐远盈自称是他未婚妻,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哭。

    许芷芊面露惊讶,似乎没料周兴云拥有这样一位楚楚动人的未婚妻。只是,她看他的眼神充满厌恶与嫌弃,并不像因爱吃醋……

    练武广场气氛尴尬,周兴云不知所措,眼前景象完全超乎他想象,两位美女一言不和默默相视,隐隐萌发丝丝凶险。

    万幸的是,唐彦忠突如其来视察山庄弟子晨练,无形中化解了一场腥风血雨。

    “你们都围在一起做什么?还不快开始晨练!”

    “师父。”

    “爹,有人擅闯山庄。”

    唐远盈先发制人,唐彦忠随即也看见身穿浅粉衣裙,卓尔不群的许芷芊。

    “剑蜀山庄乃习武之地,不适宜文人雅士游览参观,许姑娘若有需求,可先行通知贵派,好让唐某备宴相迎,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唐彦忠好言相告,希望许芷芊注意自己的身份,昨天许知府带人上山,可把他们闹得一头雾水。而且,剑蜀山庄的武功不外传,许芷芊贸贸然进入山庄,难免招引偷师嫌疑。

    不过把话说回来,许家千金长得确实美丽,比自家闺女有过之而无不及,山庄弟子都被她倾倒,飘飘然就放她进庄园游玩。

    “大伯,错不在许姑娘,是我邀请她来山庄做客。”周兴云硬着头皮说道。方才全靠许芷芊掩护,他才免受唐远盈毒打,现在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光天化日男女幽会,真不要脸。”唐远盈冷不丁的讥嘲。

    “你少插嘴!”

    “爹,你为什么总向着他,私自带外人进入山庄,明明是他不对!”

    “前阵子提亲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你有脸说别人不是?”

    “对对对,全是我的错!我没脸说他,他有脸娶我!连三流武者都打不过的浪荡子!”

    唐远盈气急败坏的怒视周兴云,眼眸含着泪花,头也不回冲出广场……

    一场闹剧不欢而散,周兴云实在没心情继续晨练,只好带许芷芊到山庄后院喘口气。

    目视精神萎缩满脸颓势的周兴云,许芷芊不经替他感到忧伤与惋惜。此时她总算明白昨日周兴云为何要强行把‘地球’说成是方形。

    站得越高,看得越远。他眼中的世界,与他们完全不一样,没有人能够体会他所能看见的风景,就连她也望尘莫及……

    她看到的蓝天,只是一抹蔚蓝浩瀚的青空。而他看到的蓝天,却是亿万星辰的寰宇。

    她看到的大海,只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汪洋。而他看到的大海,却是包罗万象的生命。

    她看到的大地,只是一片旷阔无边的黄土。而他看到的大地,却是大千世界的根基。

    “周公子……”

    “我不收徒弟。”

    许芷芊张了张小嘴,一句话没说出口,就被对方断然截下。

    周兴云这辈子都不会收美女做徒弟,能看不能泡,太吃亏了。

    “公子心意已决,芷芊不会强人所难。只是,希望周公子能像昨日那般,继续传授芷芊更多学识。”

    早晨经历一番闹腾,许芷芊也察觉拜师有点鲁莽,会给周兴云带来很多麻烦,如今唯有退求其次,只要他肯教她学识,拜不拜师都无所谓,

    周兴云鬼迷心窍,经不住美女软磨硬泡,不知不觉又拿起小树枝在地上图画,讲解昼夜交替、四季变化、地球自转与公转的道理。

    日落西山红霞飞,眨眼功夫又是一天,少年少女聊得投缘,不知不觉便以姓名相称。

    “兴云,你听过一品学府吗?”

    “没有。”

    “一品学府乃所有文人雅士向往的圣地,那儿聚集了我朝最优秀的天才学者。它的存在就像个传说,但凡学者都略有耳闻。”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

    “当然,一品学府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拥有各行各业最杰出的人才,人家向你保证,当今世上没有任何书院比得上它。”

    “你想让我加入一品学府?”

    “一品学府可不是说进就能进喔。它的存在很神秘,没有人知道学府在哪,也没有人知道它有多少门徒。”

    “然后呢?”

    周兴云的表现很淡定,使许芷芊非常尴尬,她没想到竟有人不识‘一品学府’的大名。

    不过仔细回想,周兴云身在武林世界,对文人学界一概不知,没听过‘一品学府’也合情合理

    “实不相瞒,芷芊在弗景城抒文会友,其目的正是为‘一品学府’招揽优秀门生。简单地说,我是一品学府的主考官之一。”

    “所以呢?”

    “芷芊希望您能加入一品学府。但是……”

    许芷芊吱吱呜呜说了半天,结果还是如周兴云所料,她是想让我加入一品学府。

    不过,加入一品学府的条件非常苛刻,光凭周兴云那七个大字,显然无法入围,因此许芷芊希望他能随她进京面试,以实绩说服其余几名主考官。

    “不去。”

    “为什么?加入一品学府的人才,都能享有状元待遇,有机会入朝封官拜相。”

    “芷芊姑娘,我和你说过很多次,刚才教你的东西,全是没有根据的推理,所以听听就好,千万别太认真。而且,我是剑蜀山庄的弟子,一日武林人,终身武林魂。好意心领了。”

    周兴云已经破例两次传授许芷芊古怪知识,要让他娘知道,屁股铁定开花。

    而且,初夏已经来临,用不了多久,他便要继承一段全新记忆,到时候他将失去现有的教学能力,不能再流利的给许芷芊讲课。

    “我明天还会来。”

    “明天你不用来。”

    “为什么?难道公子嫌芷芊愚笨?”

    “明天是弗景城大商苏员外的寿辰,我要陪师父登门贺寿。倒是你,整天呆在剑蜀山庄没问题吗?对了,除了我以外,不是还有个人的文章符合标准,你不用去会他吗?”

    “人家已经给他回信,约好今晚酉时在新月楼会面。据说,他是一位英俊潇洒的玉面公子喔。”

    “你喜欢就好。”周兴云强颜欢笑,尽管明知道少女故意调侃,可他心底仍旧很不滋味。

    “你来么?”

    “不了,今天轮到我打杂,晚点要回山庄劈柴。”

    周兴云护送许芷芊下山,许家马夫早在山前恭候,望着逐渐远去的倩影,他只能恋恋不舍的挥手送别。

    许芷芊临走前告诉他,晚点要去新月楼会见才子,这番话就像根搅屎棍,挠得周兴云心乱如麻。看来今晚又要失眠了……

    “三师兄,你眼睛怎么比昨天还骇人。”

    “别提了,睡不着。”

    “你和许小姐吵架了?”

    “并没有。”

    周兴云悠悠打着哈欠,步随人流进入弗景城。

    今天是苏员外五十大寿,杨啸与唐彦忠作为剑蜀山庄的代表前往苏府祝贺。

    “二师姐走累了吗?我这有新鲜枇杷,请你尝尝。”

    路径南门大街,周兴云发现街边小贩正在叫卖唐远盈最喜欢吃的枇杷果,他为讨未婚妻欢心,猛一咬牙掏空钱囊,买了五枚枇杷献给佳人。

    唐远盈瞧周兴云一脸殷勤凑上来,新月柳眉顿时厌恶皱起,奈何唐彦忠就站在她旁边,以致唐远盈不敢对周兴云无礼。

    “远盈,你看云儿多疼你。枇杷乃接待贵宾用的果蓏,平常可不易吃上。”

    唐远盈把周兴云当空气,迟迟没有回应,杨啸只好暗中推波。

    大概察觉父亲唐彦忠逐渐显露不悦神色,唐远盈无奈的接下周兴云手中枇杷。

    枇杷、荔枝、龙眼等水果,在这个温饱都难以解决的时代,算是非常昂贵的奢侈品,非大富大贵之人,根本吃不起甜美果实。所以唐远盈尽管很讨厌周兴云,却半推半就收下了枇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