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夷安笑起来的时候,有些冰冷又有些柔弱,摸了摸抽噎着抬头看着自己,抹着眼泪可怜极了的红袖,低声叹道,“竟是个傻丫头。”

    “我为姑娘担心,姑娘竟还笑我!”红袖心中惊怕,方才哭成这样,如今见夷安镇定,竟觉得自己找着了主心骨儿,此时炮仗脾气起来,竟甩了脸子跑了。

    “瞧瞧,这是在给我脸色瞧呢。”夷安见红袖气鼓鼓地跑了,连外头进来的青珂都被撞得一侧歪,便调笑道。

    “不是姑娘护着她,只这一件,就能叫人撵出去了。”青珂伸手给夷安倒茶,见她十指纤纤,实在不敢相信,就是方才的这双手,一点儿都不觉得如何地加了一点儿要命的香料进去,偏了二姑娘的好处。

    只是想到夷静如此,她也恨得厉害,只将此事烂在心里,与夷安叹道,“姑娘可不能这样纵着她了,这样儿的坏脾气,日后可怎么得了?”只是她却知道,夷安喜爱红袖这样张扬的性子,不过劝了一句也就罢了。

    “她平日在外头虽咬尖儿,却也不曾错了规矩。”红袖是个明白人,知道夷安喜欢她,便厉害些,在外头却十分规矩,因这个,夷安也不忍心叫这些花一样儿的女孩儿在自己面前拘束,此时捧着茶想了想,不由一笑,与叹气的青珂笑道,“原是她担心我,倒是我笑了她不对,罢了,你往匣子里取了前儿新打的那两只虾须镯来,一个给你,一个给她,再去命府里做两身儿衣裳,算是我给她赔罪了。”

    “姑娘这日日给东西,难道咱们竟是主子不成?”青珂便摇头不要。

    那虾须镯纯金打造,却并不是沉甸甸的式样儿,更添轻巧精致,况就算如此,也该有三两重的金子,平日里夷安手头大方,喜欢面前的女孩儿们都打扮得如花似玉,看着欢喜,此时便低声道,“这东西贵重,姑娘只收着,日后赏玩也是好的。”

    “既给你,你就收着。”夷安知道青珂内敛稳重,嗔了一声便叹道,“你们一心为我,难道我就不能为你们打算?”见青珂红了脸,她便笑道,“不过是首饰,日后你嫁人,我再给你嫁妆,叫你风风光光的。”

    “我只服侍姑娘,不想嫁人。”青珂只低声给夷安捏着肩膀,见她眯起眼睛,显然很是喜欢,一张极美丽的小脸儿竟然都皱起来,只差哼哼了,不由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过了几日,风平浪静。

    夷静自从回去,便再无动静,也不曾再回府,虽府中议论,觉得二姑娘这是捡高枝儿飞去了,然而夷安却知道,这既然出不来显摆不了,只怕是过不上好日子了,越发地轻松了起来,只命门下小心地看住了那贾氏的侄子,自己哪里都不去,只在屋里熬这漫漫的冬天,平日里又有七姑娘夷宁常来玩耍,竟也不觉得日子多难熬。

    这一日,正笑眯眯地看着夷宁坐在对面吃点心,小脸儿上啃得都是点心沫子,夷安就见外头帘子一挑,一股子寒风进来,夷柔身边的大丫头上前给自己施礼,扶了她起身便笑道,“三姐姐怎么不见?”

    “姨太太来了,我们姑娘请四姑娘往前头去呢。”那丫头急忙笑道。

    听见竟然是冯氏进来,想到和气温柔的宋香,夷安就温和了起来,只是瞧着这丫头虽是在笑,然而目中却有些复杂,有些欢喜却又有些纠结,心中疑惑,却不动声色,只起身给有些懵懂的夷宁擦了脸,这才拉着夷宁一同穿过了园子往二太太处去。

    沿途就见府中积雪厚厚的,假山青松上都有许多的雪,夷宁活泼,正是喜欢玩耍的时候,此时扭着小身子在雪地上滚来滚去,急忙扶了她起来,拍干净她身上的雪,见她抖着小身子耷拉着头,却偷偷用眼睛看自己,满是狡黠,不由笑了。

    夷宁,还算是幸运的庶女。

    宋府上庶女不少,除了夷静夷柔与自己,其余的女孩儿就都是庶女,这些庶女可没有自己这样自在,平日里只如同隐形人一样生活,在府中寻常不大见到,连夷安都对这些早前最自己又嫉妒又自卑的庶女印象不深,只记得大多都嘲笑过她。

    对于当初待夷安不好的,如今她也没有什么兴趣解救,因此拉着夷宁慢悠悠地看了会儿雪景,这才到了二太太处,就见里头冯氏欢快的声音传了出来,果然是带着喜气儿。

    见她过来,二太太处的丫头急忙挑了帘子,夷安一进去,就见冯氏满脸喜色地坐着,身边就是羞红着脸的宋香,心中一动,便知道只怕是宋香的喜事了。

    待她再往上看,却是一怔。

    数日不见,眼前的二太太竟仿佛凭空苍老了十岁,目中无神,仿佛没有了指望一样。

    知道她是在为夷静伤心,夷安只装看不见,见夷柔招呼自己,便带了妹妹给冯氏请安后坐在夷柔的身边。

    “许久不见四丫头,这看着竟精神了些,身子可大好了?”冯氏便笑问道。

    “她日日在屋里困着,哪里会不好?”夷柔推了含笑的妹妹一把,这才笑道。

    “三姐姐不要推四姐姐,四姐姐一推就倒呢。”夷宁在一旁呆呆地叫道。

    “你那时那样大的力气,你四姐姐不倒就怪了。”夷柔顿时掐了一把妹妹雪白的小脸儿,这才与看着夷宁的冯氏笑道,“前儿这丫头玩耍得疯了,一股脑儿地冲到了四妹妹的怀里去,四妹妹这样单薄哪里支得住?竟倒在雪地上与小七滚了一身的雪。”

    这两个姐妹没有形象地在雪地上嘻嘻哈哈地滚成了一团,叫夷柔羡慕极了,只是不好如夷安那样言行无忌,因此只在一旁看着也就罢了。

    “虽喜欢玩儿,也要担心身子骨儿。”冯氏叮嘱了,见三个女孩儿都起身应了,只顿了顿,这才往一侧与二太太笑道,“听说新城郡主府上的那三位要走了,不知你可得了信儿没有?”

    “要走?”二太太有些无神的眼睛突然抬起了,诧异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夷静没有回府说么?”叫冯氏说,她也不愿意再见着夷静的,然而此时却只皱眉道,“据说收拾行装都要走了,夷静这孩子真是……”

    这样连娘家都不说一声,无声无息地就要走,可见夷静是个没心无情的人,因厌恶她,冯氏便与二太太冷笑道,“我只与你说,若她不与你来说话,你也别上杆子凑上去!我听说你们老太太还要送个女孩儿去做妾?你小心些,别拖累了三丫头!”

    这个二太太是知道的。

    老太太果然动过心思,要把夷柔也送到王府去,只是叫夷安叫破,二太太有了防备,大闹了一场,因此换了大姑娘,这是三房庶女,平日里隐形人似的,如今正筹谋。

    二太太听了,果然眼角抽搐了一下,不说话了。

    夷静给她丢了脸,夷柔是她最大的指望,她虽然挂心夷静,可是若叫夷柔跟着被连累,还是叫她心中犹豫了起来。

    “若她不回来,我只当她死了!”目光落在有些难受的夷柔的身上,二太太沉默了会子,便狠狠地说道。

    冯氏心中安慰,见夷安只拿眼睛去看不肯抬头的宋香,不由笑问道,“四丫头这是瞧什么呢?”

    “瞧瞧表姐,可是在哪儿沾了喜气儿。”夷安便揶揄地笑了。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宋香恼了,起身就过来拧夷安的嘴,却见夷宁嗷嗷叫着扭着小身子,张开了手拦在了笑得伏在桌上起不来的夷安的身前。

    “你这个小丫头!”宋香顿足,指着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夷宁嗔道。

    夷柔也跟着笑起来,揉着眼睛拿着点心盘子送到宋香的手上。

    宋香果然试探地将点心送到夷宁的面前,就见这小姑娘跟着她的手如小狗儿一样抽着小鼻子,小脑袋随着转来转去,不由笑眯眯地将点心喂在夷宁的嘴边儿说道,“小七退开,这点心就给你,如何?”

    夷宁歪着头咬着手指头想了想,抬头看笑得温柔的宋香,点了点头,见宋香果然欢喜了起来,喂她吃点心,小口小口地吃了点心,却在宋香错愕的目光里挺着小胸脯叫道,“不要收买小七!”

    她,她才不是为了点心就出卖姐姐的人呢!

    宋香惊呆地看着舔着自己的小嘴巴吧嗒嘴儿,一脸馋相的夷宁,就听见连冯氏都噗嗤笑了起来,只无奈地问道,“这岂不是翻脸不认人?”

    “这丫头与我好,别的才不顾呢。”夷安拉着夷宁到了自己的怀里,见她小小的身子拱在身边,便笑道,“只一块儿点心算什么呢?一屋子才好呢。”见夷宁红着脸不说话了,这才与顿足的宋香笑道,“妹妹给姐姐道谢,不知是哪家有福,日后我能叫一声表姐夫呢?”

    说到这里,冯氏有些抱歉地看着脸色木然的二太太,干笑了一声。

    “就是城东的陈家了。”冯氏含糊地说道。

    夷安诧异转头看了强笑的夷柔,这才明白过来。

    这城东的陈家,岂不是说的是夷静退亲的那家?没想到竟叫冯氏捡了便宜。

    二太太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此时木然地坐着,连冯氏与她说话都顾不得了。

    虽然心里知道是夷静无福,退亲之后冯氏才频繁往陈家去,最后捡了便宜与陈家定亲,这谁都怨不上,可是叫二太太心里,却还是觉得冯氏截了她的胡,挖了她的墙角!

    做姐姐的,怎么能这么干!

    哪怕那陈家少年是真的极好,可是这是与夷静定过亲的,她姐姐怎么能这样戳她的心,赶着与那家去做亲?!

    山东没有别的男人了?要抢夷静的?!

    一想这个,二太太就觉得五内俱焚,此时恨得眼睛疼,也不知究竟更恨谁,与冯氏说话就僵硬了起来。

    冯氏虽然心虚,然而这个是夷静不要的,难道她就不能为闺女打算?也觉得二太太小心眼儿,只是到底理亏,况又是二太太的亲姐姐,此时忍住了自己的脾气,与夷柔夷安笑道,“你们表姐腼腆,这知道定亲了,竟只知道在屋里窝着,实在叫我担心,平日里你们是要好的,便一同玩耍也就是了。”

    一边说一边便转了话题,与二太太说道,“才我给姑母请安,竟见大丫头哭得什么似的,又是何事?”

    二太太心里默默运气,这才忍住心中的火气,淡淡地说道,“老太太要送大姑娘去服侍烈王府二爷,如今正叮嘱规矩呢。”大姑娘是三房的庶女,与她无关,只要不牵连到夷柔,她素来是不肯多管的。

    “还送!”冯氏诧异道,“姑母疯了!”做这样低贱之事,日后宋家如何在山东走动?频繁送女儿去媚上,实在叫人非议。

    二太太冷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夷柔本知定亲之事,冯氏并没有什么错,此时只与宋香低声说话,并不在心中嫉恨。

    宋香心性温柔,也恐姐妹之中生出嫌隙来,见夷柔与夷安并无异色,心中松了一口气,又说笑了起来,此时便与夷安低声说道,“前儿见了罗家阿婉,我见她恼怒的厉害,可见如今郡主的面前也不好过的。”

    烈王势大,连儿子都敢不将同是王府所出的新城郡主放在眼里,新城郡主在山东风光得意,自然是受不住的。

    夷安早明白她心中的恼怒,因此如今并不往新城郡主面前去,恐见着她在那两兄弟面前没脸的样子叫她记恨,此时笑了笑,只低声说道,“那两个既然要走了,日后也就好了。”却寻常不肯多说什么可怜罗婉与新城郡主的话儿,见宋香也跟着点头,不由问道,“阿婉难道与表姐说了什么?”

    “她虽然恼怒,然这几位要走,她也欢喜,叫我拿帖子给你们两个,只寻了外头一处清幽处,只咱们几个说笑一次,也就是了。”

    宋香将罗婉的帖子放在夷安的手上,这才叹道,“叫我说,烈王虽然势大,然而这样不将宗室放在眼中,也实在是猖狂过了。”说完,也觉得自己话多了,便只一笑,见夷安与夷柔低声说话,便劝道,“到底是阿婉的一片的心,若是妹妹们不安心,带着三表哥一起去。”

    夷柔果然眼睛就亮了,抚掌说道,“若是有三哥哥在,咱们也不担心有人唐突。”

    “只怕还有一个,表姐却不肯说。”夷安小声笑道。

    宋香果然红了脸,嗔了她一句,转头不说话了。然而眼角眉梢的欢喜,却叫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掩饰不住。

    知道只怕那陈家的少年也要陪着宋香,恐她被人冲撞的,夷安与夷柔便凑在一起,在夷宁懵懂的目光里笑了起来。

    姐妹们正笑闹在一处欢喜,然而老太太处,一个面容清丽的少女,却只伏在老太太的面前,用力地磕头,头上磕得头破血流却还是不敢停下,哭着求道,“老太太,老太太开恩!别叫孙女儿送到王府去!求求老太太了!”

    一边满脸惶恐地磕头,这少女一边哭道,“别叫孙女儿去做妾!”她一抬头,就见到老太太用一种不知好歹的眼神看着她,心中竟生出了无边的绝望,软倒在老太太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