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神弃者(GL) > 第22章 清洗

第22章 清洗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蒂亚,相信是一件非常珍贵,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很难吗,罗德?”

    “你现在或许不明白,但是要记住,我并不希望你彻底失去相信人的能力,哪怕在将来你会因为相信遇到不愉快的事情。”

    “可是罗德,前两天,你还教我说,不能轻信别人。”

    金发蓝眼的男人面对小女孩的疑问,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嘉尔蒂亚猛地睁开眼,深蓝色的双眼因为迷蒙看上去像是起了一层水雾,她看着头顶透着光线的层层树叶,很快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萨汀突然提起情报的事,毫不掩饰自己对萨姆的怀疑,不过她也没执着于非要争论出一个结果,只是用她管用的嘲讽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再然后,嘉尔蒂亚就昏睡过去,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有发生什么。

    “嘉尔蒂亚你醒了!”艾普莉兴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听上去精神满满,之前魔力耗空的虚弱已经恢复。

    嘉尔蒂亚刚想坐起来,就听到艾普莉话音一转:“嘉尔蒂亚,伤口很疼吗?刚才你的眼睛看上去好像哭了。”

    “……”嘉尔蒂亚的动作一僵,立刻尴尬地说,“我只是做了个梦,一下子没回神。”

    “哦?嘉尔蒂亚做了什么梦,都梦哭了。”菲尼克斯也凑了过来,脸上笑眯眯的,看样子休息了一晚,大家的状态都好了许多,连带着心情也愉快不少。

    嘉尔蒂亚无奈地摇摇头,终于用没事的那只手撑着地坐起来:“只是小时候的一点事罢了。”如果她再反驳自己没哭,眼前这两个一定会抓着这事不放的吧。

    想到这,嘉尔蒂亚又打量了四周,发现少了两个人、三个身影。

    “凯文和萨汀呢?”

    “哦,凯文说是去附近看看能不能猎到猎物,至于萨汀,和凯文同时离开的,不过没说离开做什么。”菲尼克斯耸肩,从包里找出一块白面包,又翻出一个水囊,“先吃点,昨晚上的烤兔你没吃上,现在一定饿了。”

    嘉尔蒂亚接过食物和水吃了几口,背上的伤口隐隐作痛,相比之下手臂上的伤情况好上许多。

    吃完东西,嘉尔蒂亚站起来尝试着将大剑拿在手中,挥了几下,手臂上的绷带扎得很结实,并没有松弛的情况,除了一点完全可以忍受的疼痛感外没有问题。

    确定了这一点,嘉尔蒂亚总算松了口气。

    只是还有一个烦人的问题,嘉尔蒂亚低头看了身上大片的血迹,虽说已经干透了,但那僵硬的感觉和难耐的腥味实在糟糕,她不禁抬头望没去过的方向张望,恨不得自己能透过茂密的森林看到那边是不是有水源。

    结果,嘉尔蒂亚的视线没找到水源,却看到了正往回走的萨汀。

    明明距离还很远,但萨汀那对银白色的眼睛似乎早就透过树丛看到了嘉尔蒂亚似的,那眼神刺得嘉尔蒂亚下意识扭过头。

    直到萨汀走近了,嘉尔蒂亚才重新把大剑背在背上,只是这一下动作就拉扯到背上的伤口,疼痛嘉尔蒂亚眉头一皱,轻哼了一声。

    “那边有条小溪,距离不远,也够深。”萨汀难得主动说话,说的内容正是嘉尔蒂亚最想知道的。

    嘉尔蒂亚不禁惊讶地看向萨汀:“你离队是去找水?”

    萨汀点头,从上到下打量了嘉尔蒂亚一番:“你不想洗一洗吗。”

    明明是问句,却说得非常肯定。

    嘉尔蒂亚当然想去,和菲尼克斯两人说了一声,在菲尼克斯确定他和艾普莉两个没问题之后,她终于还是跟上萨汀往她说的小溪走去。

    正如萨汀说的,消息距离不远。

    才走出去一小段路程,嘉尔蒂亚就听到了前方传来的流水声。

    想到终于可以洗去一声腥味的黏腻,嘉尔蒂亚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到了岸边,嘉尔蒂亚立刻将目标放在其中一段水流看上去比较平缓、比较深的水域中。

    她将背上的大剑取下来,却在该怎么放的时候犹豫了。

    昨天只是想砍一段枯枝却砍出来一条巨蛇,这让嘉尔蒂亚多少有些阴影,这条小溪里会不会也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

    “如果你相信我,可以把东西都放在这,我不会让什么伤到你。”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萨汀突然在嘉尔蒂亚身旁淡淡地说。

    嘉尔蒂亚一愣,转头看向萨汀,她的表情很漠然,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水面,而不是看着嘉尔蒂亚。

    “那就交给你了。”嘉尔蒂亚露出一个微笑,拍拍萨汀的肩。

    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理解罗德当初说的话了。

    将大剑和护腕护肩取下,轮到身上的衣服时,嘉尔蒂亚的动作明显僵了下来。

    她能够明显感觉到身旁萨汀投注过来的视线,她不知道那视线里到底在揣摩什么,但是脱衣服的时候有人在旁边一动不动盯着的感觉实在让人不好意思!

    “怎么了?”萨汀注意到嘉尔蒂亚的动作变慢,难得地疑问一句。

    低哑的声音像是刮在什么地方上,沙沙的,让嘉尔蒂亚更加尴尬:“额……萨汀你能别一直盯着我吗?”

    萨汀终于明白嘉尔蒂亚的想法,再回答的声音中带了分笑意:“不看着你,怎么能保护你?”

    嘉尔蒂亚无言以对。

    想了一会儿,她将带来的干净衣服放在岸边容易拿的一块大石头上,直接穿着这一身已经不能看的衣服跳入水中。

    一阵水花扬起,嘉尔蒂亚没了踪影,过了片刻才在水域中央露出脑袋。

    溪水的宽度还可以,所以这一片也是难得的有太阳直射的地方,萨汀站在岸上看着水里的嘉尔蒂亚,她深蓝色的头发在太阳的照射下显现出醇厚美丽的色彩,上面沾着的水珠还反射着光芒。

    这种深邃的深蓝色,就像纯净的夜空,让萨汀禁不住想起曾经看了十多年的景象。

    视线中断,萨汀不再去看水里的嘉尔蒂亚,不去看那种色彩。就连好不容易又冒出来的兴趣也没了大半,耐心不断地下跌。

    溪水的温度有些凉,但嘉尔蒂亚的身体向来不错,也不怕这种程度的冷水。

    好久没有享受过在水里畅游的感觉,将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治好,嘉尔蒂亚吸气潜入水底,抓紧时间感受这一刻。

    再次浮出水面,嘉尔蒂亚甩甩头将发梢的水珠子甩去,萨汀不友善的话语就传了过来。

    “如果洗好了就赶紧上来吧,我想你应该还记得这里是哪里。”

    嘉尔蒂亚不得不收起自己的心思,朝着放着衣服的石块游过去,借着石头挡住萨汀的视线从水里出来换衣服。

    可是,她才来得及穿好衬裤,拿起衬衣,另一边水中有什么东西猛地蹿出水面朝着嘉尔蒂亚冲过来。

    嘉尔蒂亚身后就是石块,几乎是避无可避。

    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嘉尔蒂亚身前,紫色的长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那条凶猛的利齿鱼直接被切成几块重新落回在到水中。

    这样干净利落的动作,让嘉尔蒂亚忍不住盯着傀儡西芙看着,回想她那转瞬就完成的攻击。

    原来傀儡西芙是刺客类型的吗?她忍不住想。

    而在嘉尔蒂亚走神的时候,傀儡西芙也转过身了,虽然她的双眼都被皮罩罩住,但是嘉尔蒂亚总有种被看着的感觉。

    “你还想再被攻击一次吗,大剑士的警觉难道都被水冲跑了?”萨汀不客气的话从身后传来,嘉尔蒂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境况。

    因为背上的伤需要包扎,嘉尔蒂亚不想再被萨汀盯着,这才转到石块后面打算自己解决,却没想到出了意外,现在傀儡西芙正一动不动站在自己面前“看着”。

    “哦不,这只是傀儡,应该没办法传达看到的东西吧。”嘉尔蒂亚极小声的哀嚎,她确定以她和萨汀的距离,萨汀听不到她忍不住出口的尴尬抱怨。

    可是,哪怕这样自我安慰,站在面前一动不动面对着自己的傀儡西芙还是让嘉尔蒂亚不好意思放下手里遮挡的衬衣。

    “嗬嗬嗬,你还怕我把你怎么了吗。”萨汀怪里怪气的声音又一次传过来,同时有了动作的还有傀儡西芙。

    在嘉尔蒂亚下意识退后一步却抵到了石块的时候,面无表情的傀儡西芙弯腰从地上拿起那卷绷带,不由分说地掰过嘉尔蒂亚的身子给她包扎。

    和之前一样,傀儡西芙的包扎比较紧实,虽然会有点疼,但有效并且不会脱落。

    嘉尔蒂亚咬着牙看她终于解决好了背上和手臂的伤口退开,这才迅速地将衬衣套上,再扣上紧身皮甲,最后是护腕护肩。

    “我们走吧。”拿起大剑,嘉尔蒂亚都顾不上把它背上,匆匆走到萨汀身边没去看她,说完这句话就往来的方向快速走去。

    反正萨汀和她的傀儡那么强,嘉尔蒂亚完全不需要担心落在后面的萨汀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