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勤王记 > 三十九

三十九

作者:大力金刚掌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齐王的书房,楚离原路返回了花园,飞身上墙跳出王府,刚走了没两步便感觉脚底下趟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条悬在空中的绳子。“有埋伏!”楚离心中暗道不好,还没等反映过来,便见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紧接着四面八方忽的窜出了一群黑衣男子,四五把单刀瞬间便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完蛋。”楚离叹了口气,干脆放弃了挣扎,紧接着便感觉后脖颈子挨了重重一击,两眼一黑噗通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水,是提神醒脑的圣药。

    人事不省的人,不管是被打晕的,还是中了蒙汗药,但凡没死,一盆凉水泼下去十有八九都能恢复意识。

    冥冥中,楚离只觉得浑身一凉,待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捆在了一把椅子上,周身上下已经湿透;而一个身着黑锦云纹长袍的老头正笑呵呵的坐在对面,一脸阴狠的盯着自己。说对方是老头,完全是从眉毛和脸上的皱纹得出的判断,这人的下巴上没长一根胡子,除了两条雪白雪白的眉毛之外,整张脸简直比刮的还干净。

    这人就是陈方陈公公?

    不是他,还能是谁?

    见对面竟然坐了个太监,楚离心里当然明白怎么回事,这个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青衫营的掌令太监陈方,可以说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密探头目,难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在他的掌握之中?既然如此的话,他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动手抓人?

    “这是什么?”老太监举起一只手,手上捏着杏儿的簪子。

    楚离盯着陈方,没说话。

    “你是想让我来问你,还是想让我手下那些龟孙儿来问你?”

    “一个姑娘给我的定情信物。”楚离道。

    “看来你,还真是个多情的郎君呢!”

    “公公过奖。”

    只见陈方缓缓起身走到了楚离的跟前,捏着簪子对准了楚离的眼珠,“这东西,白天还戴在杏儿丫头的头顶上,怎么晚上就成了你的定情信物?难道你们是今天才定的情?”

    陈方的话,着实把楚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敢情这老阉货什么都知道!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跟这种人打交道,最好趁着还没受罪赶紧实话实说,就算到了最后都是个死,至少死前不用受罪,胡搅蛮缠的结果只能是皮肉之苦。“这把簪子,能打开王府里的暗格。”

    “这还差不多……”陈方点了点头,又坐回了对面的椅子,“杏儿为什么会有这个?”

    “这是她娘留给她的。”

    “她娘?”陈方点了点头喃喃自语,“好一个探花郎!”

    “公公说什么?”听见探花郎三个字,楚离一愣。

    “跟你没关系……”陈方道,“你怎么知道,这东西能打开王府的暗格?”

    “我和太子,白天曾去过王府,我发现王妃头上的簪子,和这把一模一样,并且形状与暗格的锁孔十分相像,方才开始怀疑!”楚离道,“去王府之前,我并不确定这把簪子就一定能打开暗格。”

    “那暗格里,都有些什么?”

    “没什么。”

    “嗯……”陈方笑着点了点头,“青衫营的衙门口,没有审不出的口供。你想试试吗?”

    “公公误会,我只是说,没有我想找的东西。”

    “哦?你想找什么?”

    “太子怀疑那抛尸案是齐王所为,所以便派我夜探王府,想找些线索而已。但我看到的东西,与抛尸案无关。”

    “哈哈哈……”陈方忽然发出一阵闹猫般的奸笑,“好一副伶牙俐齿!我这身边,可是正缺一个能说会道的小厮呢!”

    又把楚离听出一身冷汗。太监头头对犯人最大的威慑,绝对不是吓唬,而是赏识。你到了他的身边,老二绝不会留在你的身边。

    “公公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如若抛尸案真是齐王所为,那个躲在胭脂楼里待产的丫头,又是何人?”

    完了。

    所有一切,这老阉货门儿清。跟他撒谎毫无意义。但话又说回来,他既然知道,却并未捅破,说明他并不想与太子为敌,既然如此,姚俊儿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如果他能帮着朱孝隆一块瞒皇上,岂不是比齐王府更稳妥?

    “公公果然是耳听八方!”楚离咬了咬牙,“书案中,都是银票!”

    “银票?”但见陈方眯缝着眼盯着楚离,似乎不大信。

    “钥匙在公公手上,公公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再探。”楚离一咬牙,赌一把!就赌你不会派人再去!这齐王府在京城摆了几十年你个老太监都不曾派人进去,其中肯定有绕不过去的缘由。

    “有多少?”陈方冷冷道。

    “最少五百万两。”

    “五……”陈方顿时就是一惊,但很快又回复了镇静,“除了银票,还有别的吗?”

    “没有。”楚离心里也明白,在搞清楚这个老阉货的立场之前,那封信上的内容是绝对不能透露的。万一他是皇后的人,说了可就没命了。

    “来人,给他松绑!”陈方再次走到了楚离跟前,将杏儿的簪子扔在了楚离腿上,继而啪啪的拍了两下巴掌。

    “公公?”楚离一愣。

    “你回去吧。”陈方道,“回去告诉太子,让他立即把那丫头弄走!”

    “公公说的立即,是什么意思?”

    “立即就是立即!”陈方脸一沉,“把人藏到胭脂楼,亏他想得出来!”

    “不瞒公公,这主意,是我想的。”

    “你?”陈公公一皱眉,脸上表情也为之一变,“为什么?”

    “素闻公公从未插手党争,故行此下策!”

    “放肆!!!”陈方反手啪的一个耳光打在楚离脸上,此时,两个黑衣人进屋,见此情形,也并未动手松绑。

    “你以为这只是党争那么简单?”但见陈方豆眼圆翻,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楚离也被这一巴掌打的有点发懵,本来想借机拉拢一下的,结果不知道这个阴晴不定的老阉货又想起什么来了。

    “你回去告诉他,老奴不想拆他的台,趁着天还没亮,立即让那丫头消失!”陈公公咆哮道,“还愣着干嘛??我让你们给他松绑!!都聋了吗??”

    身上的绑绳被松开,楚离活动了一下筋骨,看了一眼满脸杀气的陈方,又看了看那两个膀大腰圆的黑衣人,转身出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