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勤王记 > 三十八

三十八

作者:大力金刚掌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杏儿,这把簪子,是谁给你的?”楚离拿着簪子反复端详,绝对是一模一样。

    “我娘。”

    “谁给你娘的?”

    “当然是我爹啦!”杏儿道,“否则,她怎么会把这个当宝贝传给我?”

    “你爹?”楚离陷入了沉思:杏儿的娘,竟然会有一把,与齐王王妃一模一样的簪子;莫非,那老色鬼睡过那个王妃?还是说齐王到过胭脂楼,睡过杏儿的娘?依老色鬼的风格,还是他睡王妃的可能性大一些。难道,他毁容归隐、不顾妻女的真正原因,是这个?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都是过去的事,不想了。想多了,反而影响心情。这两把簪子,或许也只是外形一样呢?

    拿着杏儿的簪子,楚离再一次回到齐王府。簪子插进锁孔,果真能卡住劲,轻轻一拧,只听啪的一声,案板下面的木板整个打开,四外有屉板,里面大概有半扎深的样子,像一扇倾斜的抽屉一样悬在案下,屉板里面,竟然放了厚厚一叠银票。

    看来这两把簪子,可不仅仅是外形一样那么简单。

    “真是别出心裁!”楚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甚至开始由衷的佩服那个不务正业的穆宗皇帝。竟然把暗格的钥匙做成簪子戴在女人头上,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到的。

    但比起这个,更让楚离想不到的,便是这暗格中的银票。【ㄨ】

    这齐王又不是乡下的地主老财,有必要把钱藏得这么隐秘吗?

    真的有必要。

    把银票拿在手里,楚离的胳膊竟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放在面上的头一张:二十万两。

    作为一个小小蟊贼,楚离从来没见过这种面额的银票,甚至都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存在如此夸张的银票。当初拿着师傅留下的两万多两,便已经觉得足够潇洒后半生了;朱孝隆离开山阴时给自己留下四五万两,便更叹此生夫复何求。二十万两是什么概念?若兑成现银,这间屋子堆得下吗?

    下面一张,十万两,再往下,还是二十万。粗略一数,一共二十八张,就算不全是二十万一张,这厚厚一叠应该也有四五百万两。全国一年的税银不过六百多万,等于说全国的老百姓给齐王交了一年的税。

    当初还在山阴的时候,朱孝隆曾在酒后抱怨,说近些年全国上下天灾不断,各地民变频发,前年淮河大水泽国千里,国库里竟然只剩下十几万两银子,最后还是皇上自掏腰包,从大内拨了五十多万两银子买粮赈灾。

    什么叫富可敌国?这个词用在齐王身上,绝对不是一种夸张的形容。在他老人家面前,那个为了区区三十万两银子就砍了水军都督的穷酸皇上,简直连叫花子都算不上。

    他不过是个亲王,哪来这么多钱?有道是:广厦千万卧眠七尺,金山银山一日三餐。他一个亲王,又不用像皇上那样常年养着一群宫娥太监三千佳丽,区区一个王府,日子过的再怎么奢靡,一年有个三万五万也足足够花了,藏这么多钱,准备干什么用?

    其实,楚离也不是傻子。天底下最奢侈的事可不是逛窑子,而是打仗。军饷这东西,就是个无底洞,按朱孝隆的话说,近几年北鞑靼国的游骑兵屡犯边关,朝廷所能做的也仅是派兵固守,任凭关外百姓遭敌劫掠、大片疆土被敌蚕食,却也只能忍气吞声。为什么?不是因为窝囊,而是因为没钱!国库早已被各地接二连三的天灾掏空,非但收不上税,反而要贴钱赈灾,粮食晚到几天那就是民变,哪里还有闲钱派兵去关外耀武扬威?

    “莫非……他想起兵……?”楚离倒吸了一口凉气,五百万两,确实够打一场大仗了。

    银票的最下面,是一张折起的信纸。打开信纸,楚离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信纸上的内容很简单,要求齐王想办法把太子扳倒,之后便可保证皇上驾崩之前不会另立太子,皇位最后由齐王的儿子继承。整封信一无落款二无印信,与其说是书信,倒更像一张便条。

    难道齐王怂恿群臣弹劾太子,就是因为这个?他怕皇上知道的事,难道就是这封信上的事?写信的人是谁,难道是当今的皇后娘娘?

    当今圣上先后育有六个儿子,其中第一个儿子便是皇后所生,只可惜早年夭折,而皇后娘娘自此之后便再未生育。宫中的规矩,向来是母凭子贵,一旦皇上驾崩朱孝隆即位,太后便是朱孝隆的母妃,当今的皇后娘娘虽说也有太后的名分,但权势地位比起皇帝的亲娘,可就差没了边儿了。

    自大宁开国起,朝廷便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若先帝驾崩而膝下无子、或没有适合即位的皇子,也就是说如果皇上的亲生儿子是痴呆、残废或因犯下严重罪责而被废储的话,便可将藩王的世子过继给皇后,认皇后为母后,之后承袭大统;皇后作为皇帝的干娘,自然而然就是太后;如若皇帝年幼的话,其亲生父亲很可能成为摄政王,皇太后亦可垂帘听政。开国至今,如此即位的皇帝也不是一个两个。

    结合这些因素分析,皇后写这封信的动机是足够的,而且也有这个能力:先想办法让皇上降旨废了太子,之后想办法让这太子的位子一直空着,直到皇上驾崩。如果皇上直至驾崩都没有另立太子,那么由谁即位可就是她说了算了。

    皇后如何保证皇上驾崩之前不再立储?

    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暴毙!而且是那种,连句遗言都没机会说的暴毙!

    自古以来,皇上在宫中染疾暴毙这种事,可谓屡见不鲜,但天底下,哪来那么多能让人暴毙的病呢?

    天知道、地知道;棺材里的皇上知道,幕后的黑手知道。

    想到这,楚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盼着皇上早点归西的人,可不止是徐家人!皇上和他那个蒙在鼓里的六皇子,之所以能平安活到现在,完全要托朱孝隆的福啊!山阴那些刺客,很可能就是齐王派过去的门客;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六皇子的人,但所有人都错了。此人铤而走险,为的只是把自己的儿子推上皇位!

    也怪不得区区五个字就能把他吓成那样,这件事如果真的被皇上知道,诛的又何止是九族?真是意外啊,如此滔天大罪的证据,竟然没被毁掉,这个齐王究竟是犯傻,还是太过聪明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

    这件事,可是谋逆夷族的罪中之罪,单单用来要挟,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更况且,这个人可是切切实实的想置朱孝隆于死地,纵使朱孝隆脾气再好,但面对这种里勾外连的死亡威胁,他还能继续忍气吞声吗?

    “就是这个……!”楚离喃喃自语,将所有银票连同信件重新放回了暗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