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力金刚掌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杏儿姑娘……在下……暂且告辞,有缘再见!”楚离从床上拿起随身包裹就要从窗户逃走,却被杏儿姑娘拦了下来。

    “公子,你若在此,便是清白,你若是逃,便要逃上一辈子!”

    “额……可是……”

    “待杏儿,伺候公子宽衣!”

    “宽……宽衣?”

    楚离的心简直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不是说只卖艺不卖身么?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宽衣,又是什么用意?难道是要帮我?

    哐当一声,厢房的门被官兵一脚踹开,四五个官兵抄家般冲进屋子,四杆长枪的枪头齐刷刷的对准了被窝。

    “啊!!!!”杏儿的尖叫,甚至让楚离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明明知道会有官兵进屋搜擦,却脱得精光与自己抱在一起,还故意发出这种刺破心脾的尖叫,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样,就能打消官兵的疑心?这一点,是老色鬼教育的盲区,他只说过惹了官司往妓院躲,却没说过如果妓院也被搜查的话,该怎么应对,而眼下,这杏儿姑娘似乎是想给自己补上这缺失的一课。

    “大人!”一个负责搜查的官兵把楚离的包裹递给了为首的校尉。

    “张放?你叫张放?”校尉从楚离的包裹里翻出一张路引,上面的名字是张放。

    这张路引,是找衙门的李捕头买的,之前确实有个叫张放的人到衙门开进京的路引,但开路引是要使银子的,结果没等这张放把银子凑齐,便一命呜呼了,这张路引也便一直留在衙门里。此次碰上楚离开路引,李铺头为图省事,便将这张死鬼的路引便宜卖给了楚离。

    “唉,是啊!大人,小人就是张放啊!”楚离赶紧装出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这些银票是怎么回事??”

    “这……这……这是小人的爹,留给小人做生意用的!”

    “你身上有兵器吗?”

    “没……没有啊!”

    “你一直在这吗?”

    “是啊是啊!”楚离从床上抓起一张床单围在身上,嬉皮笑脸的来到了校尉跟前,从银票中扯出两张塞给了校尉,“大人英武非凡,为百姓之太平不顾劳顿,着实让小人由衷的敬佩啊!这点银子,就当是给大人和各位军爷买点补品,还望大人笑纳!”

    此时,在厢房中四处乱翻的军士也来到了校尉跟前,冲着校尉摇了摇头,似乎没再搜出什么可疑的东西。

    “记住,若是遇到什么可疑的人,要立即向衙门禀报!”校尉接过了楚离塞过来的银票,若无其事的揣进了怀里,“走!!”

    “呼……”官兵前脚出门,楚离后脚便瘫坐在了椅子上,斟满一杯酒一仰脖便喝了个精光。“杏儿姑娘足智多谋,在下谢过!”

    “敢问公子,究竟是何人?”杏儿****着身子下床,坐到了楚离身边。

    楚离被问得一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啊,我究竟是何人?天晓得我究竟是何人。

    我是个从小就被一群刺客追杀的人,是个无名飞贼的徒弟,一个比无名飞贼更无名的飞贼,但这种身份,方便说吗?

    “公子若不愿说,杏儿不问便是……”说到这,杏儿竟然站起身坐到了琴旁。

    还是那曲《君莫离》。

    “杏儿姑娘,误会在下了。姑娘对在下有恩,在下本不该隐瞒!但若姑娘不认得在下,就算知道了在下是谁,又有何用呢?”情急之下,楚离想起了那大汉的理论,貌似确实是个无懈可击的托辞。

    哐当一声,厢房的门又被推开,吓得楚离差点尿在椅子上,定睛一看心才放下,来者竟然是刚才那个见了钱眼都不开的势利眼老鸨子。

    “哎哟你个挨千刀的小畜生啊!”见到一丝不挂的杏儿,老鸨子一脸的气急败坏,“哎哟我的心尖儿啊!你怎么就让这个小畜生给祸害了呀!你让我这个当娘的,以后可怎么活呀!!”

    看着这老鸨子在一旁表演,楚离愣在原地,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里真的是青楼吗?为什么会有“祸害”这个说法,莫非你这厢房里,养的都是良家淑女?

    “我告诉你小子!我家杏儿,可还是没开红的黄花闺女!我看你文质彬彬知书达理,才放心让杏儿伺候你,没想到你个小畜生,竟然乘人之危祸害我家杏儿,今个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就甭想出老娘这个门儿!”

    不就是想要钱吗?哪来这么多废话?楚离也懒得狡辩,毕竟刚刚逃过一劫,破点财也还划算,一张二百两的银票递上,老鸨子瞬间收声。何止是收声?简直摇身一变成了楚离的亲娘。

    “哎哟我的大公子呀,我也是一时急火攻心,那些个气话,你大人大量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你说这天底下哪个当娘的,不把闺女当成心头的肉啊?我知道公子你是正派人,但眼下这个样子,换了是谁,都得往歪处想不是?杏儿这丫头啊,脾气是有点怪,但可不是公子你想的那样……”

    “出去!”楚离脸一沉。钱花到位了,就没必要再跟她客气了。

    “杏儿姑娘,你娘,不会真是刚才那个人吧?”

    噗嗤一声,杏儿笑了,但琴声却依旧未停。

    “杏儿姑娘,恕在下冒犯,姑娘你在这青楼之中,为何不曾破身?”

    “因为我娘告诉我,我爹会回来带我走。”

    “你爹?”

    “敢问公子,你刚才吟的那阙词,是何人所作?”

    “你觉得,那阙词,是你爹写的?”

    “我娘说,识得这支曲子的人,只有我爹。”

    “你娘也是这烟花中人?”

    “嗯!”杏儿点头。

    说到这,楚离已经知道杏儿是谁了。

    师妹。

    但是,师傅为什么没回来接他女儿呢?

    莫非就他不知道自己有了女儿?

    那他又为什么没再回到京城,替自己深爱的女人赎身呢?

    那老色鬼有那么多的银票,足够把这母女俩买回来,让她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他虽然每天在妓院潇洒,虽然最后竟然死在了这种事上,但是,他每天都在弹奏那首《君莫离》,这已经足以证明他有多爱那个女人。

    就算他在京城惹了官司不敢回来,但他已经毁了容,谁又能认得出他呢?

    他当年究竟是惹出了多大的官司,才会连如此深爱的女人都都弃之不顾?

    “杏儿姑娘,你娘,现在何处?”

    “我娘……已经不在了……”杏儿眼圈泛红,“但她坚信,我爹一定会回来!直到她临终前,还在念叨我爹的名字!”

    “你爹叫什么?”

    “吕柯,字天麟。”

    吕柯,难道这就是老色鬼以前的名字?

    他改名换姓还毁了容,是因为惹了官司,还是另有隐情?

    “公子,莫非,你认识我爹?”

    “不!不认识。”楚离一笑,“你相信你娘的话吗?”

    “信。”

    “可是你爹一直没回来。”

    “我娘说,我爹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重情意的正人君子,他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楚离没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君子的定义是什么?如果梁上君子也能算君子的话?

    若按照平民百姓对君子的理解,首先应该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而那老色鬼干的却偏偏是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行当,跟君子二字,绝对是一点边都沾不上。他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从县城到省城,就没有他没睡过的妓女;他不但以行窃为业,更勾结贪官污吏徇私枉法,按他自己的话说,甚至还杀过人,如果这样的人也算君子,那什么样的人才是小人?

    这些,还都是次要的。

    关键是,自己已经亲手把那个声称一定会回来的君子装进了棺材,埋到了三尺厚的黄土之下。

    此时此刻,楚离真的很想告诉杏儿,自己那个老色鬼师傅,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她日夜期盼的君子爹,这个人留给自己很多银票,足够替她赎身。

    但是,老色鬼的声音却依稀回荡在自己的耳边: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楚离也不知道,但就是有种感觉,不能说。

    记得小时候,师傅曾经问自己:知不知道当初为何会出手救你?

    当时自己的猜测是师傅很善良,说实话,这个理由连楚离自己都不信。

    后来师傅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有注定要被追杀的人,才不怕被追杀。

    一直以来,楚离都不明白师傅的意思,但此时此刻似乎是顿悟了:“有些事,不管过去多久,不管相隔多远,最后注定会有个了断”,这绝不是那老色鬼的酒后屁话,而是他抛妻弃女的唯一缘由。他很幸运没有等到那个注定会来的“了断”,但自己一样不能让这个了断,发生在杏儿身上。

    在弄清师傅的底细之前,绝不能让杏儿跟那个老色鬼,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这个道理,放在自己身上也一样适用。谁知道那些贼心不死的,曾经杀死自己老爹的黑衣刺客,会不会在某个晚上再一次拎着刀闯进屋子乱砍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