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作者:大力金刚掌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让一个皇帝去当木匠,那他肯定会成为一个好木匠。

    如果让一个木匠去当皇帝,那他肯定不是一个好皇帝。

    大宁元洪二十二年,天子朱正宪驾崩,庙号慕宗。

    慕,通木。

    之所以有这么个庙号,就是因为这位皇帝太喜欢玩木头了。寝宫龙息宫的龙床,都是他亲手打的。记得有一次,他打了一扇屏风,一时兴起竟然差当值的太监乔装成商人,将屏风拿到集市上去卖,要求叫价白银一万两,少一文钱都不得出手。

    当值的公公一听就吓尿了,之所以吓尿了,是因为这位公公压根就不懂木器。一万两,在京城买一套带二十亩地后花园的大宅子,余下的钱还够娶两房侧室。谁会傻到花一万两白银去买一扇屏风?

    但陛下说一万两,就是一万两,少一两都不行。

    胆敢说不好卖,说明你看不起圣上的手艺,砍头。

    胆敢便宜卖了自己凑钱补上,万一露馅,欺君,砍头。

    胆敢卖不出去,说明你没有尽心尽力为陛下办事,还是砍头。

    还是硬着头皮去卖吧,就算卖不出去,至少还能多活一会。

    结果,仅仅半个时辰,这扇屏风便在东门大集,卖了一万五千两。这是买家自己出的价,临走还扔下一句话:木圣公输在世,也不过如此。

    如果让一个木匠去当皇帝,那他肯定不是一个好皇帝。

    二十岁即位,四十二岁驾崩。在位的二十二年里,上朝仅十七天。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他经常搞混,刑部尚书竟然因为名字太生僻,被连降三级赶出了京城。

    鬼知道先帝为什么要选这么一个儿子承袭大统。

    所以他死了。

    因为国家,不需要这样的皇帝。

    大宁元洪二十年,朱正宪忽然跑到了东宫,已经四年未得临幸的皇后兴奋得当场昏了过去,等醒来时,发现陛下已经走了。问及宫娥太监,说陛下来东宫,是想找一把四年前遗落在此的,由波斯国进贡的精钢刻刀,对于皇后昏厥的事,陛下很是关心,说了一句“还不快传太医!?”,之后就急吼吼的走了。

    皇后听闻,又哭晕了一次。之后被人抬着去太后宫中告状,一老一少两个寡妇,抱头痛哭直到深夜。

    吕天麟,姓吕名柯字天麟,人称吕探花。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真的是元洪十四年的一甲探花。

    能当官,为何当贼?

    因为没钱。

    没钱,就当不了官。当年同科的举子,连三甲的草包都出京赴任了,他这个一甲的探花还是待职在家。待职,也是要本钱的,慢慢的,吕天麟从金榜题名的兴奋中醒悟了:在一个殿试竟然由首辅大臣主持,皇帝竟然不知所踪的朝廷,有学问是没用的。任你有天大的学问地大的抱负,只要没钱,就当不了官。

    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就这么废了。

    好在自幼习武,好在家传剑术,好在赋闲在家。

    利用自己在京城待职多年,对京城地形了若指掌、甚至被诸多达官贵人请到府上拉拢的优势,吕天麟把京城几个有名的贪官府上偷了个遍,不偷不知道,一偷吓一跳。光是过千两的银票,一个月下来竟然偷了十几张,金银细软更是不计其数,粗略一算,就算当个贪官,没个十年八载也贪不了这么多,关键是,竟然还没有人去衙门喊冤。

    当官有什么好?还是当贼自在。有道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们这群贪官从老百姓手里搜刮的赃钱,老子就替你们还了。

    所以,吕天麟会如此出名,不但江湖上如雷贯耳,民间更是如闻菩萨。每当贪官府上的银票细软不翼而飞的时候,每当一些穷人家中莫名的出现银子的时候,犯罪现场都会留下一朵由木炭雕刻而成的花朵,“炭花大盗”这个美名,也就传出去了。

    大宁元洪二十一年,吕天麟的家忽然被围,来者穿着便装,但看架势都是高手。

    露馅了?吕天麟也被吓得不轻,甚至后悔每次留在现场的信物“炭花”,难道衙门里那群酒囊饭袋,真的能从“炭花”这个信物,联想到那个待职多年的“探花”?

    “妙,真是妙!”待吕天麟打开院门,一老者站在门口满脸的慈祥,看了看堆在院子角落处的木炭,继而哈哈大笑,似乎不是来拿人的,况且官府拿人,也没必要让捕头换上便装。等等,这个为首的男人,怎么女声女气的?好像有点眼熟……前不久自己被礼部刘侍郎请到府上喝酒时,这个人好像也在场……“陈公公?”

    “哈哈哈哈,吕探花竟还能记起老奴,着实让老奴受宠若惊啊!探花郎,别来无恙否?”看来吕天麟真的没认错人,眼前这个男子,乃是青衫营掌印太监陈方。别看只是个太监,此人刚刚掌握了这个国家最大的密探衙门“青衫营”的实权,虽说仅是五品的职位,却是个连当朝一品大员都要退避三舍的人。

    “公公大驾莅临,寒舍蓬荜生辉也!公公请!”

    “探花请!”

    “公公此行,所为何事?”

    “吕探花,老奴此行时间紧迫,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我要让你去陛下的御书房里,偷一样东西!”

    “公公说笑了……吕某仅一介书生耳,哪里晓得偷盗之术?”

    “哦?”陈方听罢,笑着看了看墙边堆着的木炭,之后从袖筒中取出了一枚略有残破的“炭花”,“敢问吕探花可知,那‘炭花大盗’,缘何能猖獗于京城啊?”

    “还请公公赐教!”此时,吕天麟的衣衫早已汗透。

    “当今圣上昏庸,贪官污吏横行,那探花大盗,自然是有得可偷!如若明君登基,朝纲廉明,那炭花大盗,岂不是要饿死?既然抓不到那炭花大盗,倒不如想办法断了他的财路,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陈方此言一出,吕天麟一颗心反倒放下了。

    说圣上昏庸,期望明君登基,这是赤裸裸的谋反,夷九族的罪过。看来这老太监不是来找茬的,而是来交易的。

    何为交易?

    你攥着我的把柄,我也攥着你的把柄,这就叫交易,就算不是交易,至少也是诚意。

    但话说回来,仅仅偷一样东西,就能让明君登基?什么东西?莫非是皇帝的人头?着实是说笑了。那可不是偷盗,而是行刺。

    即便皇帝昏庸,爱打家具而已,罪不至死。况且行刺皇帝,刨祖坟的罪过,我和你个老太监,到底何仇何恨,值得你如此害我?

    事实证明,吕天麟真的多虑了。

    陈方让他偷的,真的就是一样东西。

    半年前,皇后找太后哭诉说皇帝不理朝政、不临后宫,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于是,太后找到了在御书房里忙着刨木头的儿子,劝儿子别老闷在屋里,适当出去走走。

    母亲的建议,让朱正宪灵机一动。是啊,朕要出去走走!

    有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皇帝出行,要乘龙撵!朕要亲自打造一架龙撵!!

    皇帝出行,要住行宫,朕要亲自打造一个行宫!!

    但是,龙撵和行宫,能不能二合为一呢?

    在朕的手里,就没有不可能。

    朕要打造一架,能当行宫的,龙撵!!

    说干就干!

    当今圣上,自那天起,开始埋头设计能当做行宫的龙撵,一干就是半年多。这将是木器史上的丰碑!这架龙撵,必将名垂青史!朱正宪这三个字,必将与木圣公输一样为天下匠人世代传颂!

    其实,太后的意思,只是想让儿子去后宫走走。

    她并不知道,这次无可奈何的劝导,最终会要了儿子的命。

    御书房,是皇帝打造木器的地方,设计龙撵期间,朱正宪本人日夜吃住于此,周围一千五百内卫分三班彻夜巡逻,除了太后之外,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御书房。

    吕天麟不是苍蝇,却真的飞进去了。

    元洪二十二年六月十五,龙撵设计完成。

    元洪二十二年六月十六,设计图失窃,现场留下一枚“炭花”。

    元洪二十二年六月十七,吕天麟在京郊的茅舍再一次被“青衫营”团团包围,而吕天麟本人却早已不知所踪。

    同日,一封六百里加急的公文由京城发往吕天麟的原籍,而其祖宅之中,亦已空无一人。

    元洪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二,吕天麟被朝廷画影图形举国缉拿。

    元洪二十二年六月二十八,朱正宪驾崩,死因是心疼病复发。

    元洪二十二年六月三十,太子即位,改元康正。青衫营掌印太监陈方,加封“司礼监掌印太监”、“内卫上直卫掌令太监”、“太和殿一等司笔太监”通管大内三十二卫,赐代圣批红之权。自大宁立国起,太祖皇帝圣训,凡天下之死罪,须由刑部呈送圣上亲批,如今,陈方也有权利做这件事了。

    通缉吕天麟的告示,如今只剩下墙头的纸屑,而吕天麟,仍旧不知所踪。江湖之中,再没人见过用木炭雕琢而成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