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重生之女道士种田记 > 第004章 被赶出家

第004章 被赶出家

推荐阅读:剑来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奇热小说网 www.qire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花朵他们现在住的家离村子边的怨鬼林不是很远。

    不过,又因为这村子本来就是在一个巨大的阵法之中,那些个鬼物根本就不敢靠近,所以几百年来,花家村的人一直相安无事,好似因着这阵法的原因,连病痛都要比外面的人少了些。

    这里,最长命的老祖宗据说有活过200岁的。

    花朵自己也亲自查看了一下这阵法,的确是很厉害的,至少,她无法做出来这么大的阵法的,甚至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全部读透。

    因为生她养她的爹住在这里,所以,在她爹百年之前,她是没有打算要离开这个村子的。

    反正这里也清静,正好适合她修炼,要不是两年前与墨倾城那么一通偶遇,她也是不打算娶什么男妻回家的。

    不过,如今,一切的发展好似都出乎了意料,她本来有些单调的生活,似乎是在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在带墨倾城回家的路上,趁着爹正抱着突然而来的孙子开心得不亦乐乎时,花朵将自己暂时不想离开花家村想法直接告诉了他,希望他考虑清楚。

    她也算得出墨倾城到底是怎样尊贵的出生,虽然带了个孩子,但是他皇家的尊贵地位摆在那里,他的相貌又是倾城出色,想来也是有不少女子愿意娶他的,又何必将一生的荣华富贵舍去来跟着她这么个穷人过。

    如果他不愿意带着风儿也可以,她倒是乐意将风儿带在身边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出乎她的意料,他的意思很明白,愿意跟在她的身边,无论吃怎样的苦都行,只要她花朵不嫌弃。

    那人眼里的执着,倒真是让花朵一怔。

    有人愿意与你执手一生,她曾经梦寐以求多少年。

    想不到,突然有一天,她真的就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比那清修,貌似感觉好多了。

    不过,他们一家,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还在于……

    “滚!花朵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踏进我花大熊的家门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她的后妈花大熊,那恶婆娘此时手中正拿着一根成人手臂粗的扁担恶狠狠地抵在院子门口,硬是不让花朵三人进门,饶是花朵她爹怎么劝也不听。

    “妻主大人,你就让二丫她们今天先住一宿吧,明天我就去给她们找别的地方去,两孩子也才刚从村外来,又走了这么远的路,你就看在咱们孙子还小的份上让他们进来吧。”

    花大宝边哭边拉着自家妻主的衣角,脸上满意恳求,他没想到还没有享受到二丫成家的喜悦,现在就来了这么一个大难题。

    他没想到这花大熊竟是对二丫这么狠心,这么多年来,她和她那不成器的大女儿,又为着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家里大半的粮食都是二丫一个人冒着危险去怨鬼道开垦土地种出来的。

    说句公道话,即使将这全村的人都拉出来评理,他花大熊根本就没有指责二丫的理由。

    二丫有了家室,她不祝福,反而是嫌弃家里多了两口吃饭的人,怕拖累了她,居然要将他的女儿赶出去,他,好寒心,这么多年历来顺受,居然换不来她一点的同情心。

    想到这里,花大宝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人有些模糊的身影来,都怪她,都怪她要不是她的始乱终弃,他们父女俩哪里会受这么多年的气!好恨!好恨!

    花大熊本来就没将狗子放在心头过,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只是在凑合着过而已,自然,她想要做什么决定,从来不会考虑他的感受的。

    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他道:“你少来糊弄老子!我看你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和你那神在在的女儿联合起来将我和大丫害死好分了我的家产去!”

    说着,她往着墨倾城父子这边看了一眼,“男媳?我呸!谁知道是不是她花朵从哪里找来的厉鬼想来害老子的,你以为他长得漂亮老子就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了?”

    花大熊一通乱说,弄得站在那里的墨倾城脸上一阵发白,死死地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本来一路上为见婆婆准备好的无数说辞,此时,都是堵在了喉咙里一句都吐不出来。

    看着那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后妈,花朵眼里闪过一抹冷意。

    将面色尴尬的墨倾城拉到身边,又轻轻拍着怀中吓得不轻的风儿道:“风儿莫怕,娘亲在这里呢,别怕哦。”

    待感觉到孩子稍微好点了,这才转头看向花大熊。

    “娘,我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哪里去找厉鬼来害你,大白天的,这么活生生的两个人站在你面前你硬要看成是鬼,你以为你是萧奶奶不成?”

    这人,说明白点就是不愿意再多养两口子人而已,用得着连厉鬼这种瞎眼的说法也搬出来么?

    花朵暗中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她爹的关系,她以为她花朵稀罕住这破地方?

    “就是啊,妻主,城儿他们再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厉鬼啊,看在他是二丫的妻份上你今天就收容他们一天吧,赶了这么久的路也该是饿了。”现在这个时段,已经快过了吃饭的点了。

    狗子尽量放软了声音,心中不免悲戚,遇人不淑,他花大宝这一生,为何这般苦,连着让自己的孩子也过不上好日子。

    “啪”的一巴掌,狗子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打的他嘴角直接破了皮,流出一抹刺眼的嫣红。

    重重的一巴掌连带一旁站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墨倾城都吓住了。

    “臭男人,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子连你都一起赶出去!”她花大熊今天就是铁了心了不让花朵这个吃白饭的进家门,他们能怎样?

    “爹!”花朵心疼地将自己的爹拉到身边,抬袖将他嘴角的血迹擦干。

    眼眸终是暗了下来,满是暴虐之气,这女人找死!居然又打她爹!好,好,好得很!

    却是看在她爹拉着她的手一脸的恍惚时,良久,闭目,转身,将一切情绪掩去。

    她很早就跟他说了,希望带他出去,离开这里,他却是一直不愿意。

    他怕,养不活几个孩子,他怕,孩子跟着他这个二嫁的男人,比在这里吃的苦更多。

    拳头,紧了又紧,终是,松开,“对不起,娘,给你添麻烦了,我这就带他们走,你先和爹进去吃饭吧,弟弟也早就饿了”。

    “二丫。”

    狗子拉着花朵的手,脸上,泪落,毕竟,这三人,都是他的亲人啊,他的女儿,他的男媳,他的孙儿,教他如何舍得他们一家三口在外面吃苦。

    这小山村,这么穷,他知道,二丫一直都是因为他才没有走出去的,她明明可以出去的,他其实,很想知道,那人到底是死是活,他想让二丫出去找到她自己的亲娘。

    就算那人嫌弃他也不当嫌弃自己的亲生女儿的,二丫不该跟他在这里受苦的。

    花朵将风儿交到墨倾城的手中,叹口气,轻轻将自家老爹抱在怀中:“爹,没事没事,本来我就在这个家打扰这么久了,吃了白食好多年,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饿着的,我带他们先去我在怨鬼道那附近的棚子待一下,那里有我种的不少蔬菜粮食,暂时不会饿着他们的。”

    只是,要暂时委屈一下他们父子两了,想到这里,花朵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

    “娘,爹,那你们就先回去吃饭,这大中午的也该饿了,我先带城儿去休息了。”

    说着,抬眼看了下被关在门里不准出来的幺妹,暗中给了个唇语,“好好照顾爹,莫要让娘再打爹了”。

    窗子里的人紧握拳头,万丈怒火终是忍了下来,看着堵在在大门口的母亲一眼,对着花朵点了点头。

    稍微放了些心的花朵刚要转头离去,却看到那大丫的神色,一惊,眼中闪过一道寒冰。

    那是什么劳什子眼神?看得她家城儿口水都流了三丈了!我艹尼玛的!

    要不是今日情况不对,她花朵一定将那死鬼色狼给拖出来抠了双眼!老子忍了你很多年了!

    这人比她这窝囊娘还不如!根本就是好吃懒做的货,村里连最丑的男人都不愿嫁她,尼玛活该孤独老死!

    花朵看她那龌蹉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看来,今日,这家门她花朵是铁定不会进了。

    不着痕迹地将墨倾城的身子挡在身后,她这才拉着他的手向着村口走去。